微网微信 | 中心微博 |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推荐]投资美国当其时
2011年05月03日 00:00 

投资美国有得有失,但总体而言目前机遇大于障碍

?中国和美国是在外国直接投资(FDI)方面最大的两个东道国。美国是中国新近外国直接投资的最大来源国之一。然而,中国对美FDI金额还未进入美国FDI来源国的前20位。幸运的是,这种不平衡正在改变。

增加投资是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2011年1月访美期间的主要议题之一。胡锦涛和奥巴马总统会见两国商界领袖,强调两国致力于营造“公开、公平、透明的投资环境”。奥巴马强调,美国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胡锦涛则表示,中国政府将一如既往地支持中国企业赴美投资,希望在美的中国企业能够保持创新精神,并不忘回馈当地社会。

美国投资政策和公众态度

历届美国政府都欢迎外国投资,奥巴马也不例外。布什总统在2007年所作的“开放型经济声明”中提到,“美国明确支持国际投资。”

与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一样,美国可能出于安全考虑限制或禁止外国企业进入某些领域。有时即使没有规定限制,外商投资也可能造成较大争议。

上世纪70年代,美国公众对于来自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国家的投资突然增加产生较大负面反应,催生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建立。CFIUS成员来自联邦政府不同机构,主要职责是审查外国直接投资,就具体问题为总统提供建议。作为对包括日本在内的外国投资潮的回应。1988年国会通过立法,授权总统可以以妨碍国家安全为由阻止海外资本收购美国企业。“ 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涵盖通讯设施、港口及其他重要基础设施的国土安全领域成为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

在某些情况下,公共争议或使外国企业不得不放弃收购美国公司的计划。有以下两个例子:

2005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宣布收购美国石油天然气生产商优尼科公司(Unocal Corporation)。而此前优尼科已与雪佛龙公司(Chevron)达成收购协议,并取得监管机构的许可。中海油此举在美国国会引起激烈辩论。最终,中海油决定放弃收购。需要注意的是,布什政府从未对中海油此举表态,CFIUS也从未考虑过中海油的收购。

2006年,迪拜港口世界(Dubai Ports World)收购了一项涉及美国六大港口的港口管理业务。该交易在国会遭到激烈批评。虽然CFIUS有条件地批准了交易,但是有美国国会议员威胁要通过立法迫使迪拜港口世界出售其已经购买的港口设施。迪拜港口世界最终妥协。

国会2007年通过立法,明确总统及CFIUS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审查及批准外国投资的权限和程序。国会对此非常慎重,避免改变鼓励外商投资的基本政策。目前,对于FDI的惟一主要限制与国家安全有关,同时也涉及行业监管政策。

出于国家安全考量,外资收购美国企业需要经过CFIUS审查。总统可根据CFIUS的建议阻止某项交易。由于外国投资者往往误解CFIUS的作用,我们在此有必要解释一下其权限及运作方式。

CFIUS由财政部领导,所涉机构包括商务部,国防部,能源部,国土安全部,司法部,劳工部,以及国务院其他有关部门。其他参与官员和机构包括国家情报总监、美国贸易代表、国家安全委员会等。

CFIUS审查的交易仅涉及对美国企业的控制权收购,并不审查不导致投资者获得企业控制权的创业投资或交易(如贷款)。需要注意的是,CFIUS的权力不包括不会使被收购的企业的控制权发生转让的少数股权投资交易。不过,在界定少量投资方面并没有明确的规则。CFIUS只有经过正式审查后才会判定某项交易是否为少量投资。

外国直接投资交易的当事人不必通知CFIUS,但是CFIUS在获知交易后可自行启动审查程序。审查程序启动后必须在75日内完成,总统需要在审查结束后15日内做出反应,也就是说,在审查程序启动后90天内总统会做出回应。

CFIUS一般在30天内完成审查。如果外国投资者为外国国有或者国家控股企业,CFIUS会追加一份全面审查报告。因此,对于外国国有或国家控股企业的审查一般需要45天到75天。

CFIUS审查的项目包括:

经国防部长判定,交易所涉军用物资、设备或技术是否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威胁;交易导致的外国对美国国内商业的控制是否会影响美国国家安全;对美国关键基础设施、主要能源资产造成怎样影响;对于美国涉及国家安全的关键性技术造成怎样影响;收购国是否坚持不扩散控制制度;收购国与美国的关系,尤其双方在反恐方面的合作记录;交易是否会导致美国军事技术输出。

CFIUS的调查程序是保密的,各方提交的信息均在保密范围,并且CFIUS不会评论被调查的交易。CFIUS将向国会提交有关报告。而交易各方可以就CFIUS的调查结果发表评论。

CFIUS经过调查,可判定对某个交易无需采取行动,进而放行交易。这种判定可能是无条件的,也可能要求并购方回应交易所涉国家安全问题,并就此达成协议。只有美国总统有权阻止某项交易,这也意味着出现阻止交易的情况少之又少。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当CFIUS准备建议总统阻止某项交易时,交易方往往会要求将交易撤回,通过协商达成新的协议或者放弃交易。

CFIUS还可提出“缓解协议”。这种协议需要收购方就收购中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采取指定行动,以扫清障碍。CFIUS有权执行该协议。收购方违反该协议可能遭受处罚,包括重启CFIUS调查程序以及由总统直接施压执行该协议。

自1988年以来,CFIUS已经审查了约2500项案件,而这些案件也只是同时期外国直接投资交易中很小的一部分。2007年至2009年,CFIUS共收到358笔交易通知,其中涉及中国公司的只有13笔。2010年,CFIUS共处理93笔交易,其中35笔进入调查阶段,6笔由交易各方通过调解最终取消调查程序。

美国行业限制

美国法律限制外国企业在涉及美国安全利益及公共服务方面的所占份额。以下是这些行业限制的简要总结。

商业航空。外国投资者不得拥有美国内航空公司超过25%的份额或以其他方式控制美国内航空公司。但向旅行社和货运代理商投资方面有更广泛的机会。

无线及有线通信。在外国所有权广播、公共交通工具、商用移动广播、航空中转服务等领域,外国直接或间接所有权不得超过20%至25%,严禁此领域由外国公司控制。但是外国投资在有线电视或商业电台牌照方面不受限制。

能源和采矿业。外国投资在包括核材料和核燃料发电在内的某些能源领域受到限制。一般而言,在联邦政府拥有的土地上开发煤炭、石油、油页岩、天然气及其他非燃料物资的租赁契约不可直接发给外国公司。但是外国公司的美国子公司可能依照具体情况参与到上述活动中,其中考虑因素之一是该投资国是否允许美国在该国从事类似投资。许多外国公司凭借此种方式获得美国矿产开发合同。上述限制不适用于私人土地。

航运。悬挂美国国旗营运的船只能否获得所需的证件以及是否能拥有所有权取决于航运公司的类型及拟将船只做何用途。通常情况下,船只的部分股权持有人或管理人员必须是美国公民。

商业性渔业。严格限制非美国船只从事商业捕鱼。对外国投资非船只资产及通过船舶抵押借款也有限制。

银行业。外国银行只有满足以下任一条件才可根据联邦法律在美国设立分支机构或代理机构(1)在统一核算的基础上受本国有关机构的全面监管;(2)美联储认定外国银行所在国的有关机构正积极努力就统一监管该银行作出安排。

国防科技工业。总的来说,该领域的外国投资会受到严格审查。在涉及国家安全信息的领域严禁外国投资,除非该投资得到国防部或其他相关机构的批准。但是获得这样的批准并不容易。在该领域外国投资不得超过5%。

FDI中国经验

随着经济日益增长,法律法规逐渐稳定,市场准入制度缓和,外国在美FDI呈上升态势。根据美国政府最新公布的数据,2010年外国直接投资总额达1945亿美元,同比增加44%。2009年,在美外国直接投资总额的68%来自五个国家:瑞士、英国、日本、法国和德国。2010年中国在美投资虽然只有3.87亿美元,但较2009年已有显着上升。

中国企业收购美国公司中有几个突出的例子。最有名的是2005年联想集团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CFIUS批准了这一交易。

其他知名度较小的交易也表明中国在美FDI的发展。2008年,迈瑞医疗国际有限公司(Mindray Medical

International Limited)收购Datascope公司的病人监护业务。该交易也获CFIUS认可。2009年,CFIUS认可了中国铝业公司和力拓的合资铜矿开采业务,该交易后因商业原因未继续进行。2010年底,太平洋世纪汽车公司收购通用汽车公司的Nexteer汽车业务,该公司生产转向和动力传动系统,共有3600名员工。

2010年10月,世界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商、无锡尚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开设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基地。尚德据称获得210万美元的税收抵免,并成为美国政府采购供应商之一。

少数股权投资领域也取得发展。例如,2010年中海油与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 Corp)达成两笔重要交易:一是中海油收购美国一个主要页岩油和天然气项目的三分之一;二是中海油以5.7亿美元收购其他几个切萨皮克石油和天然气租约的权益。

历史表明,监管限制或消极的公众反应都可能导致交易失败。去年,唐山曹妃甸投资公司同意购买安科公司(Emcore Corp)控股权。安科是一家太阳能技术公司,拥有卫星等相关业务。交易因CFIUS提出的不便公开的原因而未达成。

2009年年底,西北有色金属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因CFIUS反对未能认购内华达州的矿业公司Firstgold。其中部分原因是因为Firstgold的采矿作业接近敏感的军事设施。华为公司最近透露,CFIUS的反对迫使其放弃已经从3Leaf System购得的资产。不过华为还透露,已经主动与CFIUS接洽以寻求达成协议,并保证业务和产品的完整性及透明度。

尽管存在这些失败案例,但这不意味着美国在处理国家安全问题上与其他国家不同,或者中国企业在美国受到不公正对待。一般来说,在电信和信息技术领域的收购往往相对困难,但是这与外商投资具体来自哪个国家无关。

为成功做准备

上述案例表明,交易成功需要精心准备。这里有几个关键因素。

考虑行业因素。各行业投资环境由行业性质决定。美国政府在清洁能源和基础设施等领域特别欢迎外国投资。大部分零售、服务和一般制造业也有外资参与的长期良好记录。而IT、先进电子和生物技术等领域投资面临严格审查。

识别敏感问题。交易中若涉及关键性技术的转让或转移可能严重拖延审核时间,甚至造成交易受阻。涉及国防和安全机构的政府合同也非常敏感。收购方是否为外国政府所有也是敏感问题之一。

分析投资结构。在美投资有许多方式。投资者需要考虑各种投资方式的优缺点。不同的投资结构往往决定了此后外国投资者需要承担的责任。

宣传计划。在宣布重大交易之前,可向CFIUS主要责任机构财政部提交交易基本信息。

着眼未来。交易完成后,外国投资者可能需要遵守美国证券法有关条款。这些条款或适用于涉及小型所有权股份案件。

中国公司对美国上市公司管理可能缺乏全面认识。最近,针对中国公司未准确或及时披露信息的诉讼急剧上升。今年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2家中国企业涉及此类诉讼。中国在美投资正在不断增长,也出现了许多成功案例。但是一些高知名度的争端给中国企业造成在美投资风险很大的消极印象。在美投资的日本企业上世纪80年代的经验教训表明,美国欢迎致力于长期发展、能为当地带来就业的外国公司,外国企业在美投资商机无限。通过合理规划,中国投资者将和世界其他国家投资者一样,在美取得成功。

?(陈沁 译)

卡辛格(Theodore W.

Kassinger)为美迈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曾任美国商务部副部长

阿尔布雷西Leanna Albrecht)为美迈斯律师事务所律师

 
京ICP备05047287号 | 网站地图 | 网站统计 | Copyright?中国竞争法网